1月12日,海南省政府企业家咨询会议成立大会暨第一届年会在三亚召开。大会确定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携程董事会主席梁建章为首届咨询会议成员,推选马云担任咨询会议主席、马化腾担任咨询会议副主席。

马云主持召开了这次会议,探讨的主题是“海南如何在全球资源配置格局中找准定位,加快全岛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建设”。

围绕健康和快乐

马云认为,海南的第一个定位是要围绕健康和快乐。他说:“健康和快乐海南都有,它的自然条件得天独厚;老天爷赏脸,老天爷给饭吃。海南的先天优势在中国要找出第二个这样的区域那还真没有。另外就是国家的政策支持。未来中国会出现两个问题,一个是人口老龄化导致的健康问题,一个是思想健康问题,所以健康快乐是钱真正应该去的地方。”

也就是说,发展海南不能以环境为代价,要让水更清,天更蓝。这块宝地,全中国就这么一个,要真正去思考上个世纪的夏威夷是怎样在全世界吸引了无数的人。

对标香港、超越香港

马云为海南提出的另外一个小目标是——对标香港且必须超越香港。

马云表示,今天的自由贸易游戏规则是西方制定的,是工业时代的生产体系留下来的。而全世界现在对新的贸易游戏规则都不满意:美国对WTO游戏规则不满意,欧洲不满意,其实中国也不满意。而中美贸易谈判其实是双方想探讨一种新的贸易规则。造成今天的贸易战的因素众多,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场技术革命呼唤着新的贸易游戏规则和贸易体系建设。

“我认为自由贸易港的最重要的价值就是在这儿,不仅要建一个港口,而且要积极参与世界贸易游戏规则新规则的制定和打造。香港离海南很近,是工业化时代国际贸易的产物,而海南现在正面临着新的贸易时代,我们可以对标香港,当然不能对标过去工业时代的香港,而是对标新贸易时代的自由贸易港。”马云说。

而对于海南的贸易,马云提出,海南自由贸易港应该是数字化为基础的贸易基础设施,而不仅仅是货柜的进出。因为未来的贸易不是以集装箱为主,而是以包裹量为主。马云又一次表达了自己一直以来的观点——从今年开始,中国每年的包裹量将以惊人的速度递增。这就导致了未来的生产方式的改变,进而使经营方式发生改变,由此诞生大量的贸易新型游戏规则。

由此,马云也再一次地提及“全球化”这个关键词。

在马云看来,海南的自由贸易区(港)建设必须基于未来的贸易游戏规则设计游戏规则。过去30年的全球化,是发达国家和大企业为主导的全球化。但“接下来30年的全球化,应该要让剩下来的70%、80%的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进行全球化。未来的贸易不会是BtoC(企业找市场),而是CtoB”。

所以,“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要在简单、便利、现代和普惠上面深做文章。如果仅仅按照现有的其他国家的自由贸易区和自由贸易港模式建设海南自由贸易区(港),我个人认为,我们依然在打造一个上世纪。规则不等于限制,便利是规则的一部分,促进更是规则。”马云说。

建议海南发展e-WTP

马云还提到中国不少地方存在的一个现象:一说发展,都停留在口号上,一说监管,所有招数都用得出来。所以“海南一定要在发展上下真功夫,而不一定要在监管上设限”。因此,据马云说,他已经向海南政府提出了使用e-WTP(电子世界贸易和旅游平台)的建议。

对于未来全球推行的“5G”和“4T”,马云也有自己的解读——“G”就是Global(全球),“5G”就是全球买,一个是全球卖,一个是全球运,一个是全球付,一个是全球路;“4T”就是Trade(贸易)、Tourism(旅游)、Traning(培训)、Technology(技术)。而他认为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跟e-WTP高度吻合,可以在“4T”上面大有可为。

进行税制改革

对于海南的税制改革,马云也提出了建议。马云建议在全岛流通和消费领域取消关税和增值税;取消不必要的进口管制,允许货物自由进出和流转。

当然,至于这些政策的批准与落实,马云认为“努力了未必有,但不努力肯定没有”。

技术层面上,马云力推区块链技术,建设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他还提倡移动支付,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现在外国人入境,上传护照,开通移动支付,限额1000块,这是外汇流入,来花钱,为什么还要限制呢?我自己觉得,来花钱,只要是通过电子支付花钱的,他洗不了钱,他没办法能够躲藏。所以海南应该(在这方面)率先突破。”他说。

最重要的还是职业教育

然而,海南最需要发展的,马云认为还是“职业教育”。因为对于制造业来讲,服务业的技术含量要高很多。“未来的竞争,是服务业的竞争;服务业的水平决定了海南今后的吸引力,特别是旅游业。”马云说。

而在马云看来,海南的旅游度假潜力远远没有开发出来。海南应该多发展休闲度假旅游,而不仅仅是单一的旅游;拿一个旗子,像牧羊犬一样带一帮游客的时代可能真的已经过去了。

海南需要换道超车

全面抓住全面数字化,是马云认为海南的另一个机遇。

对此,他认为海南要换道超车而不是弯道超车。因为“弯道超车是容易翻车的,而人家在前边也不会给你弯道超车。所以我们要换道超车,在另外一个道上和别人竞争。不能只盯着别人有的东西,而要做别人没有做的东西;跟车是永远无法超车的”。

马云以自己参加的河北脱贫行动为例,反思道:“一些河北的贫困县想想尽一切办法引进一些企业来,我自己觉得这是不太靠谱的。因为(就算)引进一两家企业,它的链条没有,生产环境也没有。正因为缺乏人才,正因为缺乏资源,他才贫困。所以在贫困地区一定要盯上自己的农产品,农业依然大有可为。”

抢占数字化的先机对海南来说很重要。现在内地也没有几个地方把全省的数据打通;如果海南能够做到,就能够抢到先机。建设数字政府、城市大脑、农业大脑。而再过十年,可能这个机会就过去了。“以后的农民一定是面朝屏幕背朝数据。以前的物流是路通就可以,现在的物流必须通数据。”马云说。

营商环境很重要

“吸引大公司的总部,不如培养中小企业,把它们培养成为大公司”。马云以阿里巴巴为例,说:一开始,阿里巴巴在北京是“nobody”,在上海更被看不到。而在杭州就变成了“独养儿子”,19年之后,有了现在的阿里巴巴,阿里巴巴去年在杭州纳税1000多个亿。

“我们不是杭州招商来的,是我们跟政府跟当地一起培养成长起来的。”马云说,“但是,目前国内没有一个城市欢迎小企业、创业企业入驻。”

所以马云认为,海南打造营商环境,要看能不能吸引更多创新型企业的年轻人。

“我认为引进人才不能只看名气,看证书,看论文,这样很难引进创业人才;我们公司招聘我是从来没看过文凭。在我看来,拿一张博士文凭只能证明一点,他爸多付了几年学费而已。一个人才是不是真正的有本事,就看他在公司的个人所得税交多少;他交的个人所得税越高,他就越是个人才。我们任何一个企业用这个人,如果他年薪两百万,那他一定是有水平的;如果他没水平我们第二天早就把他轰走了。他连续几年年薪都是几百万,那他一定是有水平的,这才是真正的人才;博士现在太多了。所以海南现在很受老年人欢迎,这点很重要,但一定要吸引年轻人。”马云说。

马云不止一次强调了“营商环境”的重要性:“现在国家的很多部委,特别是各省市的商务部门体系缺乏企业家。他们自己没有做过生意,他们都不知道什么叫营商环境,虽然他们满腔热血,但往往带着帮助你的心态把事情搞砸。所以营商环境的打造,要多走访企业家,亲近关系。不能有了亲了但没有近了,还得座谈,还得喝酒,还得吃饭,吃饭才能够讲真心话,大会上你说两句我说两句就过去了。”

海南出过一拨淘金热,马云总结其经验并且认为,海南需要诞生一个真正的、新的海南“淘金热”。